做個“反學校霸凌”專家

天易明年要上中學了,他說他的願望,是做一個“反學校霸凌”的人。天易說,我被霸凌過。

所以接下來的這個假期,你們要好好練武術。我說。

天恩說,可武館師父說,不可以在校內使用武術。我說對,因為在校內動武,會影響到學校方,他們得對學校內發生的任何事負責。但媽媽認為,可以在學校外使用,這時你動手所要面對的責任,就不是學校規定,而是社會責任,責任方是警察。

但是呢,最好的方式是“不怒而威”。你只要一個眼神,你站在那裡,那些霸凌的人就不敢輕舉妄動。因為一旦都起手來,對方會受傷害,自己會受傷害,雙方的父母也會受到傷害。

天易說,這個聽上去可真不錯。

可霸凌這件事的發生,原因與方式是很多樣的。我接著說。而且實施霸凌的人,往往是不懂得守底線的人,可你又不想把自己也拉低到像對方那樣,因為那會不符合你自己心目中,自己想成為的樣子,這種情況下,就得尋找適合的方法。了解的方法多了,就成專家了。

天易一個最好的朋友,男孩子,被幾個女孩子欺負了。天易氣不過,去告訴了老師。我忍著沒打她們,他說,她們經常欺負他。老師怎麼說,我問。老師說他想想怎麼辦。

我看老師也是很頭疼的。

這件事的起因是天易的朋友,耍調皮,把另一朋友種植的植物連根拔了出來,因此被幾個女孩子在背後說他。他哭了,不是因為被那幾個女孩子說,而是擔心這件調皮事被老師告訴家長後,他媽媽會罰他一周不能用電腦。

這孩子在家排老二,上面有個姐姐,看上去他媽媽是個嚴格的人。以至於上次他來我們家過夜,我對他說:There are no rules in Susan’s house (Susan家沒規矩)。他聽了很高興,可他媽媽看上去不太高興,讓我後來擔心他媽媽會不會再也不讓兒子到我家過夜了。

他並沒有別的朋友,當他嘗試和其他男孩子們在一起時,他們不理他,這讓他很受挫。這是他媽媽告訴我的。所以他願意和天易一起。

他不高也不壯,甚至有一點駝背,但我看他和天真玩兒的時候,對天真說話的表情及語氣,很溫柔。

我對他媽媽說,這個年紀的孩子就是這樣,會圍在某一個人周圍,那個人不接受的人,其他人也會遠離。沒關係,他們幾個人可以自己形成一個圈子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7)

我公公有時表現出來很固執,哪怕是那個事明明他不在理。很多時候我婆婆會叫著兒子一起反對他,覺得這老頭怎麼這麼不可理喻。

可我知道,我公公在某些小問題上如此固執,是因為在大問題上他不會和我婆婆對著幹,但他又需要表達自己的主見,就用這種不可理喻的方式,展現了。

但我公公和我婆婆在一起,是開心、快樂的,同時也對我婆婆是讚賞與欽佩的。

他們去歐洲旅遊,走到哪兒,我婆婆的故事就能講到哪兒。因為她博覽群書,又見多識廣,提問題也能一針見血,就連導遊都會讚歎。

他們在我們家後院每天一起打乒乓球,一邊打球,一邊就是我婆婆的發布會時間,從微信同學群,聊到中國時局,再到世界大勢。而我公公,是他的最佳聽眾。

我公公也是非常能幹的,動手能力很強,這一點,我家林先生是學到手的。我也常常鼓勵林先生,如何把這些技能,傳給我們的兩個兒子。

我家有個兒童繪本,名字叫《爺爺什麼都會修》,我女兒老三妹妹天真請奶奶給她講過一遍又一遍。書中的爺爺形象,就和我公公一模一樣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6)

這次公婆回中國,我公公說是赴湯蹈火,我挺贊同的。

我知道公公並不想回,但婆婆早就想回了,而婆婆是家裡的司令。

我公公是個很隨遇而安的人,他說此次被滯留在澳洲挺好的,辦移民還得花大價錢,如今不用花那些錢,就能夠在澳洲享受養老生活,他很滿足。

但我婆婆想回到她熟悉的地盤,過她熟悉的生活,她也憧憬著回去後,去哪個農家樂小住幾天,在春天的時候,到哪裡去賞花。

我婆婆本性是浪漫的。她從小就讀很多文學作品,也一直喜歡寫作與表達。在這一點上,我倆挺有共同語言。

我婆婆今年79歲,頭腦仍然十分清晰與活躍。為了給這次回國做準備,她做了周密的安排。

大她兩歲的老林先生,我卻看到他開始有點反應遲鈍了,這是我非常擔心的地方。

買機票的事,一般都是我公公操作,可這次他說,不能管了,大腦不夠用了。我婆婆自然是心疼老伴兒的,不想看到老伴兒辛勞,可她真的不知道,就是她那些周密的思考與安排,讓我公公這麼累的。

對此,我只能做個觀察者,時不時和林先生說一下我的看法,可我無能為力。常常也是,對於我能看到,但無法解決的問題,我只好迴避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5)

20幾年前我和我婆婆初識時,她並不喜歡我。

以我的了解,這主要有兩個原因:一個是因為我也煉法輪功,另一個是因為我不能幹。

林先生是92年參加法輪功師父講法班的,儘管那時我婆婆非常反對,但終究沒拗得過兒子。我是在大學時通過林先生接觸到法輪功的,後來我們成了同修。我婆婆認為,兒子一人“痴迷”也就算了,找了個女朋友也“痴迷”,非常不好。

我們大學畢業後有段時間租住在暨大宿舍樓,於是每天下班後去參加暨大的煉功洪法點,不做飯,買盒飯吃。我婆婆電話跟我聊天,我有啥說啥,一五一十地匯報,我婆婆一聽,就開始跟我長篇大論,說什麼兩個人一起過日子,就是你買一把蔥,我買一把蒜,一起做飯什麼的。我只能諾諾。

我也的確不能幹,很多事不懂,也會把事干砸。對於這麼一個能幹的婆婆來說,能容忍我這一點,我是真心感謝她的。

我和林先生99年初結婚,很快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中共鎮壓法輪功事件,我們兩家人一起發生了很多很多事,包括我和林先生數次被羈押,先後被抓被關押數年,等等,也就顧不上其它了。

我們能夠再次面對面的時候,是我2003年初從勞教所出來,也就是有薩斯病毒那一年。

我婆婆問我,你現在怎麼看法輪功?我說法輪大法是不是宇宙大法,我會用我的一生去求證。我婆婆對我這個回答很滿意,她就是擔心我出來後,會又把他兒子帶“歪”。

在到底是誰帶“歪”誰這件事上,我婆婆和我媽是各有其說的。我媽認為是林先生把我帶“歪”的,我婆婆認為是我給林先生“推波助瀾”的。

2008年初我們移民到澳洲後,慢慢又加入學法小組,對於這件事,到底是誰又開始帶“歪”誰的,我媽和我婆婆又是相互有說法,也相互怕對方怪罪,沒把我們看好。

所以哪裡只是我和林先生兩人在被迫害啊,兩個家族的幾乎每個人,都在承受著有名、無名的壓力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4)

因為疫情的原因,這次來澳,本來公婆的計劃是待半年,可這一下子就待了快兩年。

婆婆早就歸心似箭了,終於,他們買了機票,擇日即將返回中國。儘管這一程在我看來,怕是重重艱難。

但那是婆婆的心願,我願意成全她。她願意回到自己熟悉的家,回到自己游刃有餘的地盤,而非在這裡做個瘸子加啞巴。她說,已經這麼大年紀了,就算在路上出什麼事故,也認了。在這一點上,我很佩服她。

和林先生結婚20幾年,我與公婆一起生活的時間,是遠多過與我爸媽的,以至於我對公婆生活習性的了解,多過對我爸媽的了解。這一點,我媽卻從不妒忌。她認為我既然嫁給林家,就是林家的人,孝敬公婆是我的本份。

每次公婆離開回國,我都會掉眼淚。上一次是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機場,我們分手時,我和婆婆相擁而泣,兩位林先生在旁看了,亦是動容。

我與天真同學的媽媽,也是一位中國人,探討與婆婆相處問題時,我說,咱若想以後孩子孝順咱們,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他們看到,咱們是如何孝順父母的。她很是贊同。

娘家的父母是父母,夫家的父母也是父母,我常說,我若真愛我的丈夫,就一定會對他的父母好,否則,就是讓丈夫處在夾心餅乾的位置,受盡煎熬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3)

我婆婆常說,生養孩子是一種自我生命的延續。

她的確做到了。對待她的兩個兒子,我婆婆盡職盡責,使出全身解數,兩個兒子都被教養得很好,體貼、能幹、盡責、孝順。

在與兒媳的相處過程中,為了兒子,她也是忍辱負重,一再退讓。在這一點上,雖說我是兒媳之一,算是婆媳對立關係中她的對立方,但我確實挺佩服她的。

正因為有這些互相信任與體諒的基礎,婆婆和我的相處,可以說是相當不錯。不錯到我不僅不用林先生為我們之間的摩擦埋單,我甚至還能為他與我婆婆之間的摩擦埋單。

但是呢,作為旁觀者,我也看到有些她自己意識不到,或是即便意識到,也較難改變的地方。這也屬人之常情,同時讓我引以為鑑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2)

每天早上泡咖啡,我都會給婆婆泡一杯,用她的話說,她從未吃到、喝到過大兒媳給她做的任何東西。誰孝順、誰不孝順這件事,只有有的比較了,才能判斷出好賴。

我婆婆是個能人,加強人,用她自己的話說,有時會得理不饒人。能在我婆婆手下活過來,又能保持主見的,是個奇蹟。

她的兩個外甥女,生活在不同城市,與我初次見面時,竟然都對我說了同樣的話:你婆婆很厲害。

她真的很厲害,又聰明,又老道,對自我的道德要求又高,而且還能仗義執言。她也常常是家族中能幫人排憂解難的那位。剛開始與她打交道時,我只有低頭唯唯諾諾的份兒。

一筆留給孩子們的財富

我今年45歲,在未來的三、四十年後,我能給我的三個孩子留下什麼呢?

於是我想給他們留下我的日記,留下我對生活的描寫,對世事的看待,對人生的感悟,對生命的思考……

他們中文懂得並不多,我也希望,我用中文寫下的日記,能讓他們未來產生學習中文的動力。

那天二兒子天恩問我,如果以後我死了,我對他的愛還在不在。還沒等我回答,他自己說,會在的,就算以後你死了,我仍然都會記得你的愛。

是的,這個博客日記本,就是我對孩子們愛的,印記。

婆媳鬥 在澳洲(1)

我稱之為婆媳鬥,實乃譁眾取寵之舉。

女人嘛,互相之間總是有點小摩擦、小計較、小爭鬥、小介意……什麼的。我以前說過,和我婆婆住在一起的時間,以不超過一年最為好,而這次,已經快兩年了。

丈母娘和女婿之間,其實也類似,林先生之前說過,和我媽住在一起的時間,最長只能三個月,後來,突破到了半年。

畢竟是兩代人,還是兩家人,各種生活習性的不同,觀念的不同,而且還是三代同堂,又涉及到對孩子教育問題的各種摩擦與衝突,要做到相互容忍,以致包容,是相當不容易的。

除了我們家,我們也聽到過許許多多華人家庭的婆媳、丈母娘女婿之間的故事,不勝唏噓~